<li id="nuofi"><acronym id="nuofi"></acronym></li>
<dd id="nuofi"><noscript id="nuofi"></noscript></dd>

  • <button id="nuofi"><object id="nuofi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被工作狂老板逼得快崩潰了,該辭職嗎?

    2021-07-21    辭職離職    【手機瀏覽本頁】

    小A在二線城市的某個廣告公司工作,臨近轉正考核期卻放棄了這個機會。聊到原因,小A說:

    “ 廣告這個行業是我一直想從事的,但領導實在太嚇人了。我的直接領導跟大領導都習慣瘋狂加班,直接領導還因為勞累過度在公司暈倒過,但他以此為榮,常常掛在嘴邊,希望我們學習這種為事業拼命的精神。我想活得久一點,不敢再待下去了!

    這種“工作狂人型老板”不是個例。前不久有明星老板在綜藝上說自己“半夜三點鐘給員工發消息”“七點的時候會質問為什么過了4個小時還沒回復”,被網友集體討伐后出面道歉。

    工作上遇到這類領導,怎么辦?

    01

    識別危險的“工作狂領導”,看準這三點

    “工作狂”本身是個中性詞,形容工作很拼的人。職場上的工作狂領導一般有兩種:

    一種是自己愿意拼,但不會無理要求其他人也舍棄生活;還有一類是自己沒日沒夜工作,也帶動手下員工一起“用生命換業績”。

    像后者這樣危險程度高的工作狂領導,一般有如下特質:

    1. 掌控欲極強:認為雇傭等于買斷,要求員工隨叫隨到

    這類領導類似傳統家族的大家長,管理組織像管理個人私有物,要的是“絕對掌控感”。

    小青就在這類型領導的手下干過一段時間:下班時間超過5分鐘不回客戶,就會接到領導打來的“慰問電話”;說好的加班調休,但卻不斷加塞任務,導致根本沒有時間調休;強行要求員工用公司logo當微信頭像及背景,用以宣傳;

    雇傭關系在這種領導看來似乎等于買斷員工,從時間、空間、心智全方位占用員工的價值。然而買賣要講仁義,這種“爹味壓榨”顯然無法奏效太長時間。

    2. 強調自我權威:領導的想法才是有效想法

    學姐初入職場的時候曾經遇到過這類領導,做決定前會先征求意見“你們覺得怎么樣比較好?”,但等大家發表完意見之后,就會被一一否定,最后無一例外都采用領導自己的想法。當時的工作小組戲稱這是“釣魚執法”,看似親民路線,實則是披著溫和外衣的“一言堂”。

    如果對工作稍有看法,動輒就會被質問“你是領導還是我是領導?”

    這類型的領導相當在意自己的權威性,默認員工應該“敬畏自己”,包括但不限于:員工就該比領導晚下班、領導說的話乖乖執行就好、會上應該踴躍發言但不要反對意見……

    如果說掌控欲強的領導“爹味十足”,那么時刻強調權威性的領導可以說是“帝味沖天”。

    可惜打工人是來掙錢的,不是來聽“愛卿平身”的。

    3.  洗腦技能強:年輕人要珍惜成長機會

    洗腦與指導的區別在于:洗腦是把意識強行灌輸到你的腦海里,讓你放棄思考;而指導是把思考方式展現給你,讓你學會獨立思考。

    擅長洗腦的領導最常用以下2種方式:

    1) 通過不斷否定打壓下屬自信

    “你太差了,怎么這點小事都做不好?”“客戶又投訴你了,讓我換掉你!边@些話語會消磨一個人的自信心,降低對自己的評級,用更多的努力換取不高的回報,甚至認為自己“不配得到更好的”。

    2) 畫大餅制造虛無縹緲的希望

    有些餅是你聞得到味道,未來也有可能吃到;有的餅只是畫在紙上,到不了肚子里。什么“你還年輕,努努力,好項目還在后頭”“公司計劃三年內上市,到時你就是元老,少不了好處”……領導的樣子也許就是你未來在這個崗位的樣子,基本可以從領導的狀態判斷這些話的靠譜程度。

    如果你的領導集一上三點于一身,恭喜你,遇到了傳說中危險系數最高的工作狂領導。

    02

    “被迫成為工作狂”,該辭職嗎?

    分兩種情況討論:偶發性or常態性。

    小咪是一家電商公司的線上運營,每年最恐懼的就是618跟雙十一,因為這兩個節點全網電商大促,領導要求部門所有人24小時待命。但也有好處:忙完了大節點之后可以調休,并且有項目獎金。

    這種階段性的沖刺,目標明確且收益較大,屬于“高價值加班”。偶爾半夜被工作“騷擾”,該回就回。

    而同公司不同部門的多多就沒這么“輕松”了,他所在的物流部門人手嚴重不足,但業務又嚴重依賴物流,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,很多時候飯都吃不上。但因為領導也很拼命,從來沒有主動休息過,抱怨的話都說不出口。他說自己“身體跟精神都快崩潰了”。

    多多的加班很明顯是長期持續的狀態,并且無法靠個人的努力“扭轉”,因為官大一級的領導也在這個系統中受苦。

    這是環境的壓力,也是結構的壓迫,一個人做再多活也無法帶來更多能力的提升&回報,屬于“低價值加班”。

    多多可以選擇成為“下一個領導”,但學姐還是會建議他:快逃!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